全国服务热线:400-0379-440  18238880808

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

大理九元航空回应航充气大滑梯班备降长沙释放充气滑梯撤离乘客:飞行中出现警情

来源: 发布时间:2023-03-16 5 次浏览

  3月1日10时许,九元航空一架从广州飞往湖北宜昌客机AQ1305航班,因故临时备降湖南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因突发情况,该航班在长沙机场落地后在滑行道即释放大理充气滑梯,对乘客进行紧急撤离。

  网传事故现场视频显示,一架客机停在机场跑道上,乘客在跑道上被疏散。配文称,九元航空AQ1305(广州-宜昌)航班因货舱特情备降长沙黄花机场。

  飞常准显示,AQ1305次航班原本应该从广州飞往宜昌,现已备降长沙,机场出现机场备降特情,进出港航班均并出现大面积延误,128架航班取消充气大滑梯,出港航班准点率仅为32%。一位在长沙黄花机场网友留言称充气大滑梯,其本应从黄花机场起飞充气大滑梯,但目前已经在飞机上等了约2小时。

  3月1日中午12时许,极目新闻记者致电黄花国际机场充气大滑梯,客服人员表示AQ1305航班于上午10时27分降落至该机场,但具体原因不清楚,需要询问九元航空。另有长沙黄花机场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他们也开展了应急救援,目前机场已经恢复正常运行,稍晚一点发布具体救援情况。

  3月1日上午,九元航空的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充气大滑梯,原定今天上午9点21分从广州飞往宜昌的AQ1305航班,因为在飞行中出现了警情,具体原因相关部门还在调查。上午10时许,飞机安全备降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九元航空回应航充气大滑梯班备降长沙释放大理充气滑梯撤离乘客:飞行中出现警情,该飞机旅客后续可以乘坐九元航空长沙至宜昌的补备航班,后续航班预计起飞时间下午3点,预计到达时间下午3点30分。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九元航空执飞此次AQ1305航班的是编号为B221M的波音737-800飞机,于今日9时21分从广州起飞,原计划于中午12时到达湖北宜昌。

  九元航空官网信息显示,AQ1305航班在10时26分“计划外”备降长沙黄花国际机场。网传现场视频显示充气大滑梯,航班在长沙机场落地后,飞机在滑行道即释放大理充气滑梯,对乘客进行紧急撤离。

  1月30日清晨7点29分,除夕夜的前,海航航空旗下子公司祥鹏航空从昆明长水机场飞往揭阳潮汕机场的8L9877航班,在完成了包括飞机整备、客舱安全检查、空管放行申请等必要的航前准备之后,载着乘客从跑道上腾空而起,但意外情况很快出现:飞行机组发现这架波音737飞机的“大脚”——起落架无法收起,这不仅会带来巨大的噪音,飞机也无法正常爬升、巡航,必须立即处置。当事机组按照飞行指引进行一系列操作后,这架波音飞机的起落架依然无法收回机舱,8L9877航班不得不在昆明市上空盘旋了52分钟后,无奈选择返航昆明长水机场,人机平安。

  2月16日,上游新闻(报料邮箱:)记者获悉,祥鹏航空这起罕见的客机返航备降事件发生的原因,是飞机起落架的安全销没有按照安全规章要求在起飞前取下,导致这一情形的则是该航班的飞行机组和地面机务维修人员共同的“疏忽”。

  祥鹏航空为海航航空旗下子公司,2006年2月26日正式开航,2021年12月8日正式加入辽宁方大集团充气大滑梯,主运营基地为昆明、成都等。2006年至今,祥鹏航空已安全运营16年。

  民航信息系统显示,1月30日祥鹏航空8L9877航班由该公司一架波音737-800型飞机执飞,飞机原定于当天早上7点15分从昆明长水机场起飞,但由于客观原因,延误了14分钟才从昆明起飞。8L9877航班起飞后,并没有按照正常航班的飞行程序爬升高度飞往目的地揭阳,而是在昆明上空盘旋了52分钟后返航备降长水机场。经过地面维修,8L9877航班于当天10点08分再次从昆明起飞,11点49分安全落地揭阳潮汕机场,旅客在被延误2个多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祥鹏航空没有对外具体披露8L9877航班备降的原因,目的地机场揭阳潮汕机场对外披露的原因也仅为“机械故障”,没有透露进一步信息。

  上游新闻记者从权威信源获悉,上述“机械故障”是人为原因造成的,飞机在安全落地后经检查发现,飞机三个起落架安全销没有拔出,直接导致了起落架无法收上。

  “大家每次乘坐飞机时都可以看到,飞机推出后,地面人员向飞机挥手告别时,会向机组展示一组红色的飘带,那个就是起落架安全销,十分的显眼。”民航专业人士陈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飞机起落架顾名思义是用于支撑飞机和着落缓冲的重要部件,正常情况下通过液压系统控制起落架的收回和放出,为了防止飞机在地面时人为犯错导致起落架意外收起,“现代客机每个起落架都有至少一个安全销,当飞机在地面时插入起落架的弯折点,即使有液压也可以防止起落架收回,起飞前再拔下,安全销就是一种防呆机制”。

  据了解,按照民航相关规定,客机在起飞前,必须确保起落架安全销全部取下,否则起飞后起落架无法收起,只有返航。陈先生介绍说,国内航空公司一般规定,起落架安全销取下后需要存放在驾驶舱中,地面机务、飞行机组共同监督。

  上游新闻记者掌握的航空公司初步调查信息显示,1月30日8L9877航班发生的这起起落架无法收回不安全事件中,地面机务人员已经签署了相关准备放行文件,但飞行机组和机务之间没有进行起落架安全销交接,存在明显的工作流于形式、职责履行不到位问题,“(工作)作风纪律不严格,敬畏生命、敬畏规章、敬畏职责未入心入脑充气大滑梯,组织管理松懈麻痹”。1月30日事发后,祥鹏航空等公司再次明确要求飞行机组,机长必须亲自执行绕机检查,重点核实全部起落架销、空速管套已取下;机组必须核实所有起落架销、空速管套等均按规定存放,如未找到,务必与机务进行核实。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充气大滑梯,根据中国民航局《民用航空器征候等级划分办法》中对于“运输航空一般征候”的定义,祥鹏航空的这起安全销没有拔出直接起飞、返还的不安全事件,符合“4.17未取下操纵面夹板充气大滑梯、挂钩、空速管套、静压孔塞或尾撑杆等而起飞”的定义,可能构成了一起运输航空一般征候。截至目前,民航云南安全监督管理局充气大滑梯、祥鹏航空公司等未对外披露此事具体处置、调查信息。